医学资讯 > 正文

流感下的老人:从发热到死亡,她只用了13天

2018-02-22 16:44:04 来源:最后一支多巴胺


凌晨三点,我正趴在电脑前研究着那些没有情节只有骨与肉的片子。

 

急诊走廊里已经挂起了火红的灯笼,无论我和赵大胆多么疲惫,无论抢救室里的患者有多么痛苦,春节不可阻挡的来临了。

 

有的人在欢庆春节的到来,有的人在恐惧春节的到来,有的人对春节已经没有了任何感觉。

 

那些欢庆着春节的人都有着年轻的生命和美好的未来,那些恐惧春节的人都在对抗着死神的魔掌,那些对春节没有感觉的人都已经被日复一日的工作所麻痹。

 

一个因为高热、咽痛、全身肌肉酸痛的小伙子躺在留观室的病床上输着液,对着正在为自己更换药水的赵大胆说:“护士姐姐,你们什么时候放假呀?”。

 

赵大胆和我有着一样的臭脾气,那就是从来听不得放假两个字。

 

如果谁在我们面前提起这两个字,立刻就会勾起我们心中的怒火:“放假, 从来没有听过放假两个字,没有你命好!”


“不放假,还怎么过春节?”小伙子不解的问。

 

“过了春节就又老了一岁,还不如上班赚加班费!”现实让赵大胆学会了自嘲。

 

其实,最近几天有很多这样的患者来到急诊:“我想快点好,马上就要过春节了!”。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任何疾病都有康复的过程。

 

对于流感来说,输液并不能起到加快康复的作用,更加没有药到病除的效果。除了对症处理,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时间来磨平疾病的印记了。

 

1519289017552.tmp


流感已经肆虐了接近两个月,而且至今没有散去。

 

这一次流感有着自己的特点:起病急、病情重、一部分患者出现肺炎、心肌炎等并发症。

 

可惜的是,虽然每一次我都苦口婆心的向患者介绍流感的情况,换回来的却都是鄙夷的眼神。

 

从他们的眼神中,我能够清晰的看见潜台词:“我不就是感冒了,你吓唬谁?”;“你是为了多开检查吧?”;“你是为了推卸责任吧?”。

 

大部分人幸运的挺过了流感这道坎,而有的人则将生命永远的定格在了当下。

 

抢救室里躺着一位80岁的老年女性患者,她的生命体征在逐渐消失。子女早已经签好了字:放弃任何抢救措施,只等最后宣布死亡。

 

患者是一位常年患有高血压、冠心病、慢阻肺的老年女性,每年的冬天她都会因为咳嗽、咳痰、胸闷、气喘在急诊输液治疗。

 

13天前,患者被家属用轮椅推进急诊。


陪同患者前来看病的家属不以为意的说:“我妈就是受凉了,这是老毛病,每年都要犯病好几次!”。

 

不错,这些年来,我曾多次接诊这个老人,基本上每一次都是因为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发作。

 

但是,这一次却有着不同之处,因为老人的主诉并不是咳嗽、咳痰、胸闷、气喘,而是高热、肌肉酸痛、纳差、乏力。

 

我建议患者完善胸部CT和血常规检查,但是家属只要求输液,而且要按照以前的方案输液。

 

“现在流感很多,特别是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是高危人群,还是检查一下吧?”我除了提出建议之外,并没有权利来强制患者检查。

 

“就是受凉了,老毛病发了,没有那么麻烦!”

 

即使我说了很多连我自己都嫌啰嗦的话,家属却依旧固执己见。

 

其实我一直没有搞明白,所谓受凉到底是一个什么概念?

 

对于中国人来说,受凉几乎可以导致一切疾病。如果这是正确的话,那么生活在遥远北方每天都东北风洗礼的人们岂不是日日患病?

 

输液第三天后,患者的症状依旧没有任何缓解,反而出现了咳嗽咳痰的症状。

 

家属不解的问:“以前每次输液效果都很好,这一次为什么不行?”。

 

“你问我吗?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老人身体内有着什么变化,各种指标处于何种水平。”我始终想劝说家属为老人完善检查,只能这样威逼利诱。

 

果然,这一次家属答应了我的建议。

 

然而,患者的检查结果却比较糟糕。

 

胸部CT提示两肺肺炎;血常规提示白细胞正常、淋巴比例增高;CRP已经升高五倍;血气分析提示2型呼衰。

 

按照道理来说,这个事实上已经被我偷偷使用抗病毒药帕拉米韦三天的患者应该住院治疗,但是家属却再次决绝了。

 

“老人不仅应该住院,如果病情在严重的话,可能需要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通气,甚至需要住进ICU病房!”我又详细的解释了为什么要住院,却依旧不能挽回家属的决心。

 

家属拒绝为老人办理住院的理由是:快过年了,家里生意很忙,抽不开人照顾,先在门诊输液观察。

 

于是,再一次签字后,我将老人放进了留观室。

 

每一日都有许多流感的病人来到医院,每一日都有许多类似这位患者的老年人并发肺部感染。

 

在输液的第八日,患者已经退热四天,咳嗽、咳痰的症状也已经明显缓解。

 

一切都似乎朝着好的一面发展,但是死神却在偷偷的酝酿着自己的阴谋,而且没有人发现这细微的变化。

 

在距离患者第一次来到医院的第十二天,家属再次的来到了急诊室:“我母亲好像有痰难以咳出,能开点祛痰药吗?”。

 

“如果症状明显的话,你最好将老人在带到医院来看看。”

 

家属满口答应了我的要求,带着三天量的沐舒坦离开了。

 

出乎意料的是,第二天晚上,也就是老人出现发热的第十三日,家属便将老人带到了急诊。

 

和上一次不同的是,这一次患者是被120跑着送进抢救室的,而且带着呼吸气囊。


1519288998515.tmp


听着老人夹杂着痰鸣音的呼吸声,看着她灰暗的面色和仅有35%的指脉氧饱和度,我的内心除了紧张之外便是深深的无力。

 

气管插管后,赵大胆从患者的气道里吸出来大量的黄粘痰,毫无疑问,患者是因为大量的痰堵,才出现了呼吸衰竭和昏迷。

 

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通气后,患者的经皮指脉氧饱和度可以维持在95%左右。

 

但是,患者不仅始终处于昏迷状态,而且处于严重的酸中毒状态,同事存在频发的短阵室速。

 

我拿着病危通知单告诉家属:“老人病情很重,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心跳停止。”

 

患者的女儿不解的问:“之前不都已经好转了吗?怎么会这么快就不行了?”。

 

是的,之前患者发热、咳嗽、咳痰的症状却是已经得到了控制,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万事大吉。

 

因为对于这样患有慢性病、长期大量使用激素的老人来说,每一次的肺部感染都有可能是致命的威胁。

 

有时候我们会存在这样的误区:只有脑出血、心肌梗死、主动脉夹层才是最致命威胁的。

 

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肺部感染也是导致老年人丧命的主要原因之一!

 

而患者的儿子却似乎看的比较明白:“一口痰吐不出来都有可能导致窒息死亡,这些都在预料之中,只不过没想到过不了这个春节!”。

 

事实上,就在我和家属谈话的当下,抢救室里还躺着另外三位流感后并发肺部感染、呼吸衰竭的老人。

 

最后,家属考虑到ICU的费用问题,而决定放弃抢救,并签下了放弃任何有创性操作的要求。

 

看着身上被插着气管插管、深静脉置管、导尿管,静脉泵着血管活性药的患者,听着呼吸机和心电监护的此起彼伏的报警声,我突然有一种可怕的想法:或许家属的决定是正确的,又何必要用大量的钱去维持患者没有尊严和痛苦的活呢?更何况,这种状态根本不能算作是活着,充其量只能算是有着不规则的心跳。

 

清晨七点钟,鱼白肚刚从东方升起,患者的生命永远的定格在了距离发热后的第十三天。

 

殡仪馆的工作人员正在为患者穿戴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试图让患者保留最后一丝的尊严。

 

站在我身后的赵大胆偷偷的说:“这个冬天,老天爷会收走多少老人的灵魂?”。

 

我没有回答她,而是下意识的环顾了那些躺在抢救室艰难的等候病床的患者们。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很残忍,因为在我的脑海中总是会出现这些病人们最终时刻来临的样子。

 

家属哭着看着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将老人带走了,只给我和赵大胆留下了疲惫和些许的沮丧感。

 

赵大胆用最快的速度整理并消毒了患者睡过的病床,因为在不久的未来,就会有下一个类似的病患需要它。

 

虽然我没有进行过统计,但是工作的经验告诉我:在这一次的流感之中,有很多高危因素的患者,如高龄、曾大量使用激素、孕产妇、患有慢性病、手术后的患者,会并发肺部感染,而且是那种进展快、症状重的致命感染。

 

其实面对这样的病人,现代医学也只能提供一些对症支持的手段,如抗感染、抗病毒、抗休克、纠正呼吸衰竭、ECMO等等。

 

面对流感、面对死亡,除了以上这些治疗手段之外,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就是将生死交给命运。

 

比如这位80岁的老年患者,从患病到死亡也只不过区区13天而已。





版权声明

医生汇所属平台(医生汇APP、医学V直播网站、医学V直播综合学科微信服务号)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医生汇”的视频、文字、图片资料、音频等所有作品,其版权均归医生汇所有,未经合法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医生汇书面授权的媒体、网站、个人在使用上述作品时,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医生汇”,违者医生汇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医生汇所属平台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仅作观点分享,不代表医生汇赞同该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转载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版权、内容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


责任编辑:玖玖辰浮
写评论(0)
全部评论(0)
温馨提示

确定删除?

扫描二维码

即刻关注医学V直播综合学科

北京ICP 15057095号-1 北京医洋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15-2016 yxvzb.com. All rights reserved.